网络红包再火,也代替不了亲情的温度-岳阳人今年过年人均发红包339元

02-16-16

岳阳人今年过年人均发红包339元

    “能用红包表达的,我就不多说了!”这个春节,不少市民的手机里收到这样的拜年短信,随后收到各种吉利数字的电子拜年红包。春节刚过,记者从有关单位获悉,假期岳阳人均发红包金额为339元,位列湖南省第6名。
岳阳人均发红包339元
      2月13日,微信公布了猴年春节期间(除夕到初五)的红包整体数据,微信红包春节总收发次数达321亿次,总计有5.16亿人通过红包与亲朋好友分享节日欢乐。相较于羊年春节6天收发32.7亿次,增长了近10倍。
      从湖南市州来看,邵阳市位居第一名,人均发红包金额为 687.2元,长沙市第二名为 406.6元,郴州市第三名为375.6元,怀化市第四名为364元,衡阳市第五名为340.4元,岳阳市第六名为339元,株洲市第七名为338.9元,娄底市第八名为330元,张家界市第九名为313.5元,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第十名为307.4元,永州市第十一名为 298.8元,益阳市第十二名为289.7元,常德市第十三名为272.2元,湘潭市第十四名为254.3元。
      根据微信发布数据,湖南省登顶“手速王”,是抢红包最快的地方。数据显示,在50后、60后与80后、90后的春节红包互动中,年轻人给老年人发的支付宝红包平均金额为518.2元,比长辈发给晚辈的支付宝红包平均金额要大出不少,后者为382.7元。
市民:抢红包抢到手抽筋
      “我们家族有一个群,就在大年初一那天,我在群里抢到了500多元。”家住云溪的刘秀告诉记者,几个做房地产生意的表哥,今年赚了不少钱,仅大年初一那一天,就在群里发了2万元的红包。“只要网速好,比打牌划得来多了,一点开都是几十上百元的红包,最多的抢了一千多元。”大年初二那一天,刘秀带着孩子和丈夫回到娘家走亲戚,因为娘家在农村,没有无线网络,网速慢,错过了好几个大红包,令她懊悔不已,她紧紧盯着手机屏幕,不敢错过任何风吹草动。“辛辛苦苦过年7天,抢了200多元的红包,比上班还累啊。”这个春节,家住岳阳县的陈女士每天都在抢红包中度过,支付宝、微信、QQ一个都没落下,“一段时间不看手机,你可能就错过了‘几个亿’!”她坦言,因为抢红包,自己完全不知道这届春晚讲了什么。
      市民孙先生告诉记者,他对抢红包不感兴趣,于是将手机借给了儿子,大年三十晚上,儿子左右手持手机,到点了就两个手一起摇,可眼看着红包数量越来越少,就是摇不到。”“摇到最后摇得胳膊酸了也没抢到,但是他还是坚持不懈地摇,全程都很少跟家人交流,还抱怨说因为答大家的话没抢到红包。”孙先生说。
心理专家:红包再火,也代替不了亲情的温度
      “在心理学上,收发红包这种春节的传统习俗可以说也是一种社交行为和社交需要,它能够促进人与人之间情感联系。”中国心理学会会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李钟鹏告诉记者,如今这种习俗被搬上互联网社交平台,继而掀起“抢红包”热潮,恰恰说明了当下人们在社交活动中需要获得存在感以及渴望与人交流的强烈愿望。他表示,从心理角度来看,只要摇一摇手机、戳一戳屏幕,不用花费一分钱就可以抢到几元甚至上百元,这就很容易激活人的原始动机,引发从众行为,当然其中也有不劳而获的想法在作祟,这种零成本的买卖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都会有一种强大的心理驱力。而对于发红包的人来说,通过小小的红包获得一堆赞美之词,可以让自尊心得到满足。除了心理成本低,凑热闹的心理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把抢红包当成一种休闲娱乐活动,闲暇放松一下也无妨,如果因为与红包擦肩而过就闷闷不乐,或者没日没夜地盯住各种红包来源不休不眠,甚至因为对红包的欲望而误入各种网络病毒陷阱而导致财产损失,那就不可取了。”李钟鹏表示,网络红包再火,也代替不了亲情的温度。亲人之间需要关怀和面对面沟通,日常生活中,特别是逢年过节难得回家,千万别只顾盯着手机屏幕,好好跟身边的亲人说说话吧。无论是抢红包还是发红包,应有所节制,量力而行。《长江信息报》2016.02.15讯 记者丁瑜